友情提示:如果本網頁打開太慢或顯示不完整,請嘗試鼠標右鍵“刷新”本網頁!閱讀過程發現任何錯誤請告訴我們,謝謝! 報告錯誤
狗狗書籍 返回本書目錄 我的書架 我的書簽 TXT全本下載 進入書吧 加入書簽

小戶媳婦也難當-第48章

按鍵盤上方向鍵 ← 或 → 可快速上下翻頁,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,按鍵盤上方向鍵 ↑ 可回到本頁頂部!
————未閱讀完?加入書簽已便下次繼續閱讀!



的臉面,斷不敢給祖上抹黑,可是這些年來除了鄉試趕考,每年還需去省城學政大人處交流文章,一年倒有小半年時間在省城里過。路上顛簸勞頓,不好帶家里人去,可這些日子也少不得有人幫著打理宅院,照顧起居。原想著找個良家女子,等這幾年過了給些銀錢遣散了也就罷了,可窈娘又有了我的孩兒。她既愿意不要名分地跟著我,我又怎么忍心棄她不顧呢!鼻榫w激動下,竟老淚縱橫。那窈娘見他跪了,也忙拉著蔣世榮跪了下來,拿著絹子低頭拭淚,很是柔弱的樣子。

    這番酸得掉牙的話,放在別人那里也就罷了,偏老太太是個實心腸子,看著兒子聲情并茂的演說,自己也忍不住動容。原本老太爺那時暈了頭,非逼著大兒子棄商從文,結果白白耗費了他二十多年的光陰,老太太每每瞧見蔣維宗佝僂消瘦的身影,總不免一陣愧疚,自然也就舍不得多加要求。她皺著眉看看那窈娘,規矩跪在那里,態度恭敬有禮不卑不亢,氣質上佳,打扮也是端莊得體,看著確實是個入得廳堂的良家女子。老太太心思不免動搖了。

    盧氏冷眼瞧著屋內局面瞬間就有一邊倒之勢,心里暗恨不已,她索性撇開頭,不去看那廳上之人。

    小豆丁蔣世榮從未見過自己爹爹這樣失態哭泣,不免嚇了一跳,他依偎在母親身邊,四下看了看,小心翼翼拉了拉蔣維宗衣角,怯生生喚道:“爹爹……”

    屋里眾人都沒吭聲,這句爹爹便顯得十分響亮,老太太的目光立刻便被吸引了過去,老人家一般的都喜//。345wx。歡漂亮小孩子,蔣小玉便是孫輩里最漂亮的一個,如今這小小的蔣世榮更是像個白玉雕的娃娃般眉眼精致可愛,老太太一看便愛得很,恨不得立刻攬到懷里抱一抱。

    蔣家之前是七代單傳,子嗣不多一直是壓在一代又一代人心中的痛,如今又多了個男丁,老太太心里到底歡喜。只是她掃一眼盧氏,還是按捺住心頭想法,只對蔣維宗道:“你做下的糊涂事,別指望三言兩語就推干凈了。你媳婦在家里給你孝敬長輩,照顧子女,料理家事,并無一點錯處。你這樣讓她難堪,休想叫我同意!

    幾句話功夫,這件事的性質便從“丟蔣家臉”降格為“讓盧氏難堪”,老太太的態度偏向哪方已經一目了然。盧氏心如刀割,低頭垂淚,一言不發。

    蔣老太太也知自己虧待了兒媳婦,她有些慚愧地清了清嗓子,對蔣維宗道:“人是你帶回來的,該怎么安排你自己看著辦,別在我跟前礙眼,這會兒沒你什么事了,你退下!崩咸降滓矝]說要認下這對母子,只是表明了態度,需得盧氏同意方可。

    蔣維宗心知這是老太太最后的底線,便也不強求,只恭敬磕了頭,欲言又止地看著盧氏,盧氏木雕泥塑一般看向旁邊,連一眼也不看他。蔣大老爺無奈,只得帶著窈娘母子復又走了。

    聽得門外遠去的腳步,屋內又是一片寂靜,過了一會兒,老太太重重嘆了口氣,對盧氏道:“老大媳婦,你受委屈了!北R氏聽得心里一酸,忍不住雙目滾淚,撲到老太太懷里大哭起來。

    老太太順著她的頭發,嘆道:“我知道你心里委屈難受,你怨我,也怨你家老爺?赡慵毾胂,咱們這樣的人家,只有大事化小小事化無的,若真是鬧騰開了,丟了咱們家的臉不說,平哥兒在外頭做生意也要被人嘲笑,還有嫁到鄰縣的琪姐兒,你不看我的面子,總要念著你這兩個孩兒!边@話不說還好,一提到蔣世平,盧氏想到他剛才那副事不關己的模樣,想起自己素日為這兒子操碎了心,偏偏唯一的兒子不但不領情,還和自己越來越生分,她越想越難過,心頭大慟,萬念俱灰。平日里那些爭強的念頭一時都成了笑話,只有此時的淚水才像是真的。她忍不住嚎啕大哭起來,老太太好言好語勸了半日,才算把她勸了回來。

    蔣家大老爺從省城回家竟帶回個新姨娘,這件事上,小輩們受的震動并不比長輩們少。蔣世友靠在馬車壁上,不解問道:“大伯帶回來一個妾室,怎么伯娘反應那么大?”按理來說蔣維宗屋里有六七個姨娘,多一個少一個并沒有大關系,就算是庶出子女也早就有了。

    周韻搖頭道:“大伯納這女子,并沒有上稟父母,也沒有知會妻子,這樣的外室生下的子女便是外室奸生子,上不得族譜,也不能繼承宗祧。是不被家族承認的孩子!闭驗檫@樣尷尬的身份,蔣大老爺才會選在大清早出其不意回家,就算是冒著丟盡老臉的風險,也想趁著所有人都在來給這母子坐實名分。

    蔣世友想起剛才那小孩子圓潤可愛的蘋果臉,不免嘆息:“小孩子總歸是無辜的!敝茼嵜摽诙觯骸翱墒歉改竻s不是無辜的!边@話有非議長輩的嫌疑,著實有些失態,她眼光一閃,若有所思地看了蔣世友一眼,低了頭陷入沉默。

    蔣世友眨了眨眼,只好也跟著不說話。他們兩個這幾日的相處又變了一種形式,總是蔣世友先說些什么,兩人聊上幾句,最終以周韻刺他一下堵得他無話可說而結束。

    她就像突然從溫順的沉默綿羊變成一只不知什么時候會扎人的刺猬,蟄伏在一旁,隨時等著扎他一手刺,叫他無奈得很。被她這樣折騰來折騰去,蔣世友卻漸漸習慣了,每次被蜇后就習慣性不吭聲,偏偏下一次仍舊會忍不住又挑起話頭和周韻說話,他簡直有些懷疑自己是不是有愛受虐的體質。

    他們兩個原本應該留在西府預備給蔣維宗接風洗塵的,但鬧出了這樣的事故,不適宜繼續在那邊添亂,便先回了自己府里。到了午飯時候,齊媽媽親自過來相請,二人重又去了西府里赴席。

    這一回已不見窈娘和那小娃兒蔣世榮,午飯的大圓桌只坐了蔣家原班人馬,蔣維宗坐在老太太左手,旁邊坐著盧氏,她的臉重新施了脂粉,但眼皮仍舊微腫,蔣大老爺在席上殷勤布菜,談笑風生,母親和媳婦都伺候得無微不至,盡心盡力。即便盧氏中途退席,也沒有影響到他的好臉色。

    作者有話要說:所謂“媳婦”者,盧氏、盛氏、周韻皆是也!

盛氏的決心

    待用完了飯,老太太留了盧氏說話,其余人便各自散了,盛氏上午已經代為處理了府內事務,此時無事便帶著蔣家定回房,她一路上腳步輕快,后頭跟著的人險些被甩丟了,待進了自己屋子,她便忍不住一頭栽在床上蒙頭大笑起來。

    吳智媳婦無奈地叫丫頭把家定帶下去玩耍,自己把門關了,這才慢慢走到床邊,撫住盛氏的背。觸手便是硬硬的骨頭,瘦削的身體伏在被堆上不停地微微顫動,想是笑得很開懷,吳智媳婦慢慢撫著,卻隱隱覺得有些不對勁,她低聲驚呼:“大姑娘……”輕輕將她身體掰過來,盛氏臉上已是淚痕滿臉。

    吳智媳婦嘆道:“大姑娘,你這是何苦……”盛氏低聲嗚咽,忍不住撲到她懷里大哭起來,吳智媳婦穩住她的身子,低聲勸道:“大姑娘,我知道你心里苦,你就趁著現在好好發泄出來,待明日,日子還得和以前一樣繼續下去!

    盛氏傷心欲絕,手不停地捶著床,又哭又笑地喊道:“我有什么苦?那老太婆吃癟,我笑都來不及?梢娞斓貐s有公道在,這是她的報應……”吳智媳婦知道盛氏素來言語不妨人,可這大逆不道的話也著實嚇了她一身冷汗,忙伸手掩了盛氏口唇,急道:“大姑娘,這話可不能亂說,當心隔墻有耳……”

    盛氏猛地扒下她的手,冷笑道:“連大爺都正大光明地不管他娘的死活,我又何必操那個心?哼,我算是看透他們蔣家人了,從爹到兒子都是一路貨色!”吳智媳婦知道這段日子她心里憋得難受,只得讓她好好發泄一番才算解氣,便索性不攔著她,只試圖引導:“大爺和大太太素來就不是太親近,加之大老爺屋里本就有那么多妾室,多添一個庶母也沒什么區別。但是母子沒有隔夜仇,他們總歸是血脈相連的一家人,若是那新姨娘膽敢冒犯太太威嚴,只怕大少爺就頭一個不依!彼捳f得委婉,也是暗暗勸盛氏不要和盧氏作對,不要惹得大少爺不開心。

    盛氏臉上猶有淚痕,卻笑得有些滲人,她點點頭道:“我知道你的意思,七出里頭一條就是‘不順父母’,你是怕大少爺拿這一條來壓我?墒,”她推開吳智媳婦,緩緩立起身,嘴角微揚,笑得十分不屑,“我為什么非要怕他?我以前太過愚蠢,竟然還信那個男人的
返回目錄 上一頁 下一頁 回到頂部 15 19
未閱讀完?加入書簽已便下次繼續閱讀!
溫馨提示: 溫看小說的同時發表評論,說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們分享也不錯哦!發表書評還可以獲得積分和經驗獎勵,認真寫原創書評 被采納為精評可以獲得大量金幣、積分和經驗獎勵哦!

海南飞鱼彩票网站